新超级细菌

编辑:主要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5-26 08:25:29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信息栏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据2010年8月11日出版的英国《柳叶刀-传染病》期刊介绍,目前有一种新出现的不明原因的病症正在一些国家流行,一些西方医学家把这种病叫做“新德里金属-β-内酰胺酶1”,或者简称为NDM-1。由于许多发病者曾在印度或巴基斯坦旅游和治疗,因而研究人员推测这种携带NDM-1的细菌可能起源于印度次大陆。据报道,这种病可以通过饮水等途径传染,表现症状为肠道感染,这种新型细菌对几乎所有抗生素都具有抗药性,死亡率很高。
定义
据媒体近日报道,一种超级病菌NDM-1(全称为New Delhi metallo-s-lactamase-1,即新德里金属β-内酰胺酶1).从南亚传入英国,很可能向全世界蔓延。这种超级病菌可让致病菌变得无比强大,抵御几乎所有抗生素,且10年内将无药可用。日前,中国CDC(疾病预防控制中心)传染病预防控制所所长徐建国研究员在接受专访时称,确切地说,NDM-1是科学家发现的一种新的超级耐药基因,编码一种新的耐药酶,称为NDM-1金属β-内酰胺酶.NDM1是酶菌,是肠杆菌的一种,与大肠杆菌(E.coli)、沙门氏菌属同一类。
由来
根据文献记载,一名59岁男性印度籍瑞典人于2007年11月回到印度,2007年12月在新德里一家医院做了手术,2008年1月8日回到瑞典。在新德里住院期间,他使用了阿莫西林、丁胺卡那霉素、加替沙星、甲硝唑等抗生素。2008年1月9日,从他的尿液中分离到一株肺炎克雷伯菌。后来发现,这株细菌对多种抗生素耐药,携带一种新的金属β-内酰胺酶,被命名为NDM-1。这就是近来受到广泛关注的新德里金属β-内酰胺酶(简称NDM-1)。此研究报告发表在2009年12月美国微生物学会的《抗菌药物和化疗》杂志上。论文的责任作者是英国卡迪夫大学蒂莫西·沃尔什教授。作者名单里没有印度科学家或印度研究单位。
NDM1能轻易地从一种细菌跳到另一种上面,科学家忧虑NDM1跟危险性病毒结合,变成无法医治的人传人病毒,并且这是一种多重抗药性细菌,一旦在全球散播,抗生素作废的时期将拉开序幕。
结构
NDM-1超级耐药基因可传递
徐建国说,研究发现,编码NDM-1酶的基因位于一个140KB的质粒上。质粒是细菌可移动的遗传原件,可在细菌之间传递。携带NDM-1质粒的传递,可使对抗生素敏感的细菌获得耐药性,增加治疗的困难。携带NDM-1质粒在细菌之间传递,可发生在人或动物的肠体式显微镜下的所有细菌可生长繁殖的地方。
徐建国介绍,携带抗生素耐药性基因的质粒,被称为耐药性质粒。细菌的耐药性质粒在20世纪50年代就被发现了,七八十年代我国的研究达到高潮。耐药性质粒在细菌中很常见,比如痢疾杆菌,几乎100%的痢疾杆菌都有耐药性质粒。徐建国认为,NDM-1质粒是一个很重要的发现。它说明,细菌耐药性的实际情况,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得多。
携带NDM-1质粒细菌多见于医院环境
8月11日,《柳叶刀·传染病》刊发NDM-1扩展研究论文。该研究由英国卡迪夫大学、英国健康保护署和印度马德拉斯大学的医学研究者联合开展。论文称,NDM-1多发现于大肠杆菌和肺炎克雷伯氏菌。在英国分离到携带NDM-1质粒细菌的29名患者中,17名患者在一年内有到印度、巴基斯坦旅行的历史。其中14名患者有在当地医院就医的历史,包括美容手术。
徐建国指出,论文提到的大肠杆菌和肺炎克雷伯氏菌属于条件致病菌,常常引起医院相关感染。从医院环境分离的大肠杆菌和肺炎克雷伯氏菌,往往对多种抗生素耐药。因此,这些获得了NDM-1质粒的大肠杆菌和肺炎克雷伯氏菌,可使医院发生相关感染的危害程度增加,治疗更加困难。
有报道说,类似的NDM-1感染也出现在了美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和荷兰。英国卫生部近日已就NDM-1防范发出警告。携带NDM-1质粒的细菌是在跨国传播吗?
徐建国说,从目前研究情况看,NDM-1是首先在印度新德里被发现的,但这并不代表其他国家发现的NDM-1质粒一定来源于印度。在《柳叶刀·传染病》杂志上发表的论文中,从英国和印度分离的携带NDM-1质粒的菌株明显不同。也就是说,没有证据说明英国携带NDM-1的大肠杆菌是从印度传过去的。
携带NDM-1质粒细菌不会引发新传染病
连日来,NDM-1向全球蔓延的报道铺天盖地。这种携带NDM-1质粒的细菌危害究竟有多大?它会像SARS、高致病性禽流感那样引发全球新的传染病疫情吗?
徐建国说,NDM-1质粒可以在细菌之间传播,使更多的细菌变得更加耐药。如果在医院就医的过程中感染了这种细菌,会导致某些疾病治疗困难,病情恶化。因此,携带NDM-1质粒的细菌有可能给人类造成重大的健康威胁。但NDM-1质粒的本质是对抗生素耐药,其本身不能引起新的传染病发生。
有报道说,在英国的医院里,已经出现了携带NDM-1的病菌在病人和病人之间的传播感染。那么,它会不会像耐多药结核杆菌一样发生传播?
徐建国说,从目前的信息来看,携带NDM-1质粒的细菌主要是医院感染相关的细菌。因此,在医院环境严格实施预防措施,防范医源性感染,是非常关键的一环。
耐药性
徐建国说,我们必须认真对待细菌耐药性问题。目前,细菌耐药性问题已经非常严重。在发达国家,有5%~10%的住院病人发生过一次或更多的感染。美国每年发生医院感染的患者约为200万,死亡90000人,经济损失达45亿~57亿美元。在发展中国家,发生医院感染的危险要高出发达国家2倍~20倍。我国医院感染发生率为6%左右,但漏报率很高,可达50%以上,致死率尚不清楚。主要感染部位依次为下呼吸道、泌尿道及手术切口感染等。
有资料显示,2005年,美国感染MRSA(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)致死人数已超过同期艾滋病死亡人数。欧洲CDC对29个国家传染疾病调查发现,英国44%的医院存在高耐药性的MRSA。香港大学感染及传染病中心调查显示,约11.1%的病人在医院期间成为MRSA携带者,MRSA已由医院向社区蔓延。2000年,我国MRSA的临床检出率达到20%~70%。2005年发现,我国金葡菌感染中,MRSA分离率占69.2%;临床多重耐药不动杆菌分离率已达80%左右,泛耐药不动杆菌检出也呈显著上升趋势。
徐建国强调:“NDM-1的发现再一次告诫,控制细菌耐药性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重大挑战。我们的应对战略和部署,需要重新审视。”]
词条标签:
文化活动 文化